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 >  人文 > 善文化

风雅县令江峰青
2021年10月15日 10:23:43  嘉善新闻网

  “君身自有仙骨,几生修到梅花。”这是清末嘉善知县江峰青为梅花道人吴镇祠题写的楹联,原祠已毁,故楹联亦无存,联语收录于《魏塘楹帖录存》一书中。如今,江峰青留于吴镇梅花庵中的墨迹唯剩清光绪丁酉(1897)六月为“梅花亭”题的匾额。

  江峰青(1860~1931),字湘岚,号襄楠,晚号息庐老人,安徽婺源县(今属江西)段莘乡东山村人,清光绪十二年(1886)进士,分别于清光绪十七年(1891)、十九年(1893)两次知嘉善,时近九年之久。其为官较开明,有政声,常大行义举,是近代较为著名的社会活动家。

  在公余,江峰青能诗善画,笔墨超逸,著作丰富,是位风雅县令,编著有《戊戌新政刍言》《策论》《癸卯时务策》《金川教案述略》《听蝉三十韵》《感秋吟》《紫阳课艺约选》《桃花村盖簪录》《浪游浪墨》《魏塘文告录存》《魏塘署斋随笔》《魏塘揭帖录存》《魏塘南浦吟》《谦山鸿印集》《紫云峰唱和集》《莳花小筑牕蒙草》《醉绿惜红吟草》《潜峰纪胜诗集》《柳洲亭折柳词》《借箸编》《莲廊雅集》《清隐庐文赋诗存》《魏塘漱芳集》《还山草》《婺源存古学社课艺》等书。江峰青擅长制联,其所作楹联广为流传,辑成《魏塘楹联录存》《里居楹语录存》等书。

  知嘉善县时,江峰青曾慷慨解囊,修废继绝,修缮县治头门、谯楼、戒石亭、莅政公堂及知县内署花厅,重建曲廊20余丈和儒学内之仰高亭,修筑祥符荡坝,改泥坝为砖石坝,增强抵御风涛能力,创孝廉堂会课,给膏火费;设庠馆,在县署内创对山亭文社,酬唱和诗;督促各书院课艺,出版月课佳作《魏塘漱芳集》正续二集,嘉善文风为之大振。又创建官医局,防治疫病,有联“题嘉善施医局”:“我以公余询疾苦,君将仁术起疮痍。”又增设义冢,埋葬暴骸。

  江峰青常说:“官尽一分心,民受一分富。”为断事“公生明”,常有“反思”,将大堂命名为“镜虚堂”,内堂为“退思堂”。在所撰《魏塘署斋随笔》中强调:“居官有明训三字:清、慎、勤,相济斯为美,一偏何足云”“我官曰民牧,职在养民,岂徒脧民膏以奉我一身”“酷吏不可为,姑息亦害政”;反对“烟寮林立,茶馆遍设,丧宴作乐”;认为聚赌为“逋逃此为薮,盗贼此为窝”;对邑民烧窑制砖颇为忧虑:“稻畦变河荡,桑田生波涛”,因嘉善本就田低,一旦有水患,后果严重,但邑民万人以此为衣食,知不可禁,只能苦口相劝:“旧窑勿复添,废窑勿再举……慎勿铲地皮,留以种禾黍”。称县人“其民秀而文,讲舍集众彦,敬业而乐群”,但只知道“习帖括,策论非所勤”。为了培育更多人才,江峰青在县署内隙地新筑丰乐园、对山亭,开月课,过了两三年,多人学有所成。

  江峰青在知嘉善时,亦牵头组织嘉善的一班学者顾福仁、孙鸿寿、唐步云、唐际虞、沈永年、陆鸿文、程兼善、钱葆延、王伟彪等纂修光绪《嘉善县志》。公余与这些师友多有雅集唱和之行。紫云峰原系城南魏塘书院所有,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中被兵燹,书院被毁,紫云峰为周氏所得。后魏塘书院在北门街重建,吾邑士绅与周氏协商,将紫云峰移还新建书院内。为了纪念此事,时任知县江峰青与文人们吟诗唱和,汇成《紫云峰倡和集》一书。《莲廊雅集》是江峰青刻印的灯谜和楹联著作。该书集成缘由有三:一是慈禧六十寿诞;二是中日战争有“捷报传来”;三是嘉善县衙内署中丰乐园筑成。因此“悬灯庆贺,照廊莲朵”“撰句索联,传笺猜谜”,故雅集名为“莲廊”。

  在《魏塘楹联录存》一书中,收录了江峰青为嘉善题写的楹联115副,涉及到县署各处、便民仓、魏塘书院、新安会馆、柳洲亭、枫溪书院、斜塘书院、学宫仰高亭、同善会所、斜塘四贤祠等,足见江峰青对嘉善一地的用心。嘉善人民亦爱敬他,为他建了生祠,应乡民之请,江峰青也为生祠题了楹联:“桑梓太多情,殷勤祝我长生,恐月妒风嗔,难访崆峒窥秘笈;园林时在念,知否故人无恙,每诗余酒后,梦为蝴蝶绕桃花。”这副楹联应是光绪十八年(1892)底,江峰青第一次知嘉善离任时所作,抒发了对嘉善及当地师友的眷顾之情。县署内有竹贵山亭,江峰青亦有联语:“欲左者左,欲右者右。时止则止,时行则行。”该亭四面植有桃花,每当诗余酒后,江峰青梦到自己变成蝴蝶绕桃花飞舞,应该就是指这里的桃花。光绪十九年(1893)由史恩纬继任嘉善知县几个月后,当年度江峰青又回任。《魏塘楹联录存》刊行于光绪甲午年(1894),即江峰青回任嘉善知县的第二年。

  江峰青任嘉善知县近九年,政绩斐然,上级考语“循良”。由嘉善知县累官至江西道员、大学士。宣统年间任江西省审判厅丞。辛亥革命后奉母,居乡里。民国14年(1925),历经五寒暑纂修《婺源县志》稿刊行,为家乡所作楹联汇刊成《里居楹语录存》一书。

  江峰青继室王纫佩,字韵珊,亦为婺源人,生于同治元年(1862)。夫妇俱有诗才,琴瑟和鸣,二人有《七夕联句》:“佳节仙凡共(湘),欢联乞巧诗。银河催鹊架(韵),钿盒与卿期。世世生生约(湘),朝朝暮暮随。万年订今夕(韵),天地你侬知(湘)。”可惜,王纫佩寿不永,病逝于光绪辛卯年(1891),当时她正随江峰青在嘉善任上,年仅30岁。江峰青有挽联,读来缠绵悱恻:“总计此十年晨夕,离别偏多,重以卿疾病缠绵,忍令独处呻吟,未免负心增懊悔;世岂有百岁瑟琴?惨伤何益,怎奈尔聪明柔顺,随在皆关感触,实无良策遣悲怀。”

  江峰青在《佩珊珊室诗存》序中写道:“韵珊幼而聪慧,六岁入塾,能日诵数百言……稍长,习针线刺绣之暇,流览书籍,通文义,旁涉相人书,言多中……归余后,有《韵珊学吟草》ー册,诗亦不多。随予之官浙江,检行箧,诗册无所得,以为遗落家中,亦遂置之。到浙后,病躯荏弱,不耐构思,笔墨益荒废,非酬应不作韵语……”说明王纫佩幼时就聪慧,能作诗,但是数量不多,后来随江峰青赴任嘉善,病躯羸弱,笔墨益加荒废。当江峰青同人黄鞠友以其太夫人的《焚余诗存》见示时,他不禁枨触悲怀,想起与王纫佩的十年夫妻之情,就想将她的遗诗汇编成册。于是写信给其弟江芝岚搜寻其旧册《韵珊学吟草》是否遗落家中,却也并未找到,不禁发出了“呜呼!天既夭其人,并夭其文字乎?”的悲叹。

  为了不致令其所作湮灭,江峰青凭记忆将这些诗记下来,最后刊成《佩珊珊室诗存》一书,时在光绪癸巳(1893)九月,这已是王纫佩去世后的第三年,江峰青已回任嘉善知县了。除江峰青作序外,在江峰青之后担任过嘉善知县的婺源同乡汪清麒亦作序,序中称王纫佩的诗“温丽缠绵,绝无抑塞不平之感。”“其性情之纯厚所流露于楮墨间则固卓然可传矣!”亦有嘉善顾福仁、程兼善,保山吴世钦等多人题辞。十年中,因江峰青一直在外做官,夫妇二人聚少离多,集中有多首送别诗,如《送湘岚之官浙江》:“一声何满带愁吟,握手临歧思不禁。官道马嘶催速驾,出山云朵去为霖。楼头岂有封侯悔,天末终驰望远心。此去桃花潭下过,别情流水较谁深。”也有江峰青归家的喜悦,如《湘岚自杭州归以诗见赠元韵奉酬》:“代瀚征尘劝酒杯,萧萧班马客归来。梅花似解娱人意,也傍妆台一笑开。”有《谢湘岚代镌印章》诗,注明了江峰青为她刻的是“江郎系我双玉环”“纫佩字韵珊”“粉黛书生”三印。也有伉俪情深的诗句,如《珂儿初乳湘岚乞乳和药赋诗嘲之》:“嬉春燕子正将雏,人到蓝桥乞酪酥。他日著书休失记,可增新说注儿夫。”

  可惜,斯人已逝。“别我归仙,卅载只如花乍现;为卿礼佛,再来须要寿无量。”王纫佩逝后三十年,江峰青仍在怀念她。“两情燕昵,渺焉寡俦,饮食必共牢,笑语必杂坐,吟诵必交商,最难忘和平养性之箴,临别赠言犹在耳;一曲鸾分,何堪重谱,归真均二月,聚处均十年,遗孤均六岁,有如此前后同符之事,抚今追昔太伤心。”看来,江峰青原配也是二月去世,相伴也是十年,遗孤也是六岁。


来源 嘉善县传媒中心     作者 通讯员 戴丽     编辑 章永红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、使用。

最嘉善微信、in嘉善APP,扫一扫!期待您的关注!
     [ 关闭窗口]
分享到:
相关新闻
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传媒中心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-3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|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:0573-84458679 未成年人专用投诉举报渠道:0573-87006161
##########
<blockquote id='SWBNYlb'><del></del></blockquote><comment id='YAR'><span></span></comment><strike id='nRkQ'><em></em></strike>
      <option id='Cbxkncf'><ol></ol></option><s id='mQPIj'><base></base></s><ins id='mE'><sub></sub></ins>
      <xmp id='WAhfMA'><cite></cite></xmp>